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波波家族 | 12th Jul 2007, 11:48 PM | 70年代資料 | (1889 Reads)

emoticon 若未能完全閱讀全文, [下載 Word 檔案]

訪問:綠苓
全文轉自MODERN MUSIC BIWEEKLYVol.1 No.1May 25, 1979)

約會時間是下午五時正,我準時抵達廣播道的一幢大廈——徐小鳳的住處。代我約她的一位無線公關小姐曾囑咐我,要先打電話看徐小鳳起了床沒有,由於她的態度認眞,我不敢妄然衝上樓去,照足吩咐,到管理處撥電話。怎料電話一響,便是徐小鳳的聲音,很清醒的聲音,並不是想像中的沙啞含糊。「亞苓呀!我係度等你。」怎麽?她直叫我的名字,多親切,除了我爹媽這樣叫我,就只有中學時期的那位國文教師,不禁有點意外。在電梯裏,我的理智告訴我,可能是我聽錯。

從電梯走進昏暗的走廊,見有一戶打開了木門,站着一矮小的黑影,走近停步一看,正是要找的號數,那時,白色的圖案鐵閘被推開,是她,沒有化粧沒有高跟鞋的徐小鳳,穿了一件紅黃幼間的睡袍,一對鑊式絨拖鞋,鬆大微曲的長髮紮成兩條辮子,除了熟悉的輪廓,我找不到一點兒的徐小鳳,驟眼看去有如一個小姑娘。「呀!我以爲你唔來,唔記得來,我打電話返無線問,無人聽,因爲我要趕去梳頭,那間飛髪鋪收六點半,我重想住寫低張紙俾你添!」她叭喇叭喇不停的說著,一股爽直性急的性子,我暗自慶幸自己沒有遲到。她匆匆入房更衣,廳內突然靜了下來,很靜,很舒服。環顧屋內,窗明几淨,陳設簡樸,一幅熱帶海灘的牆紙下擺有一個小型錄音機和一些錄音帶,牆角的兩張小几,分別擺滿了獎座,幾年來每年的十大金像歌星總有她的份兒,加上其他的獎,算起來總得有幾十座,這時她已換上一件米黃的絲恤衫和一條同色的半截裙,仍是兩條辮子,架上灰色的太陽鏡。我問她那年開始得十大歌星金像獎,「唔得記喇,唔……你不如逐個逐個睇吓,最早嗰個就係。」毫不經意地說着,和我一同找着看,七二、七六、七五……終於找到了,是七一年。「差不多喇,我都唔記得,我六九年先至開始唱歌。」

爲了趕時間,我們立刻離去。她的自用車是灰紅色的HONDA ACCORD,自動波。

「你膚色咁白,係外省人?」

「係,不過嚟咗香港好耐,講廣東話講得好流利,唔係我又點敢唱粵語歌曲?」

「你點開始唱歌?」

「係咁嘅,我畢滔都好鍾意唱歌,成日都唱,行街市口噏噏咁自己唱俾自己聽,啲人以爲我發神經都未定。我最鍾意係白光呀,潘秀瓊哋個啲舊時代曲。我啲朋友成日都話我把聲唔可以唱,咁沈,咁沙,你話係唔係?」事實如此,她說起話來的聲音確是沙啞低沉,怎相信她那聲底可以唱出好歌?「佢哋越係話我唱唔倒,我就係都要唱倒爲止,我個人就係咁,你越話我唔得,我就要得俾你睇,咁我就日唱夜唱。咁啱個次工展會歌唱比賽,有幾個朋友去參加,我又去埋一份,點知我反而得咗。」

「係唔係李菁話係工展會頒獎俾你個次呀?」

「係,我都唔知自己可以得到冠軍,好意外,可能其他參加啲聲都好清,好好聽,而我把聲特別所以得到冠軍喇!個次我係唱白光個首“戀之火”。」

「咁你就開始唱歌,做歌星?」

「唔係,得了獎好耐先至開始唱夜總會。」

徐小鳳,是我最喜歡的一位香港女歌星,她較剛性而沉厚的聲音,被認爲有個性、獨特,但却有人認爲太過男性化,沒味兒,又有人因爲她的歌聲似白光而讚賞,不管怎樣,直接地我就喜歡她的歌聲。記得多年前,台灣歌星呼天搶地的歌聲,震撼全港之際,香港歌星多難立足,「係呀!個時香港啲歌星眞係幾慘,不過而家就唔同,現在興粵語流行曲,香港歌星先至好番啲!」那時台灣歌星閃光耀目的晚裝,使我們眼光撩亂;誇張感人的動作表情,使我們大受刺激,就只有一個——徐小鳳,顯得異常撲素地站在我們面前,傲慢地唱歌,我是覺得她有點傲慢,她望也不望觀衆,目光和她的站立一樣的穩定。唱出她的歌。看去你會直覺她不是在唱給你聽,而是她正要唱歌,唱給自己聽似的。她是自信的,我就是喜歡她那唱歌的神態。「係,我係幾傲慢,我成日就咁想,有好多人都對歌星有成見,以爲佢地靠靚呀咁,就算到依家都有人咁想,我唔鍾意人地當我係歌星,我係唱歌,但我係靠自己把聲唱歌,我諗我唱歌可以令到一啲人開心,我就好開心,上帝俾我把聲唱歌,我就唱!」

「你信教?」

「我係天主教,但唔係成日去教堂個種,不過我好迷信……乜都信,我幾迷信!」

「你唱歌時好似唔係幾望觀衆咁,唔似其他歌星對住啲觀衆擠眉弄眼。」

「哦,我唱歌個陣好鍾意望實盞SPOT LIGHT,好似個太陽咁,我就好似對住個太陽唱歌,幾開心呀!我好鍾意呢個太陽!」

台灣時代曲熱潮湧至香港,歌劇院歌廳隨即興起,在那些顔色豐富而巨大的廣告牌上,總會發現「徐小鳳」的名字,似乎她兀立不倒,高唱着“淚的小花”。「我唔理人,我有我唱。」她就這樣穿着長裙,挽著化粧箱,追着的士,趕來趕去登場。「我唔覺得辛苦,好開心添,成日趕來趕去,好過坐係度等,個時最嬲就係啲的士唔同你趕,個時自己無車,要截的士,有時好難截,着住條長裙好異相嗎,你都知喇,截倒嘞,有啲的士司機你趕佢唔趕,個時就最嬲!」

「打風落雨咪好慘?」

「咁就係喇!最痛苦嘅事就係截唔到的士,而家就好方便,自己開車,唔駛受氣。」

「那時,你最多一晚趕幾多場?」

「四五場,五六場喇,有時新年呀,聖誕就比較多啲,最多試過十三場一晚,辛苦係辛苦啲!」

「咁樣趕歌廳趕夜總會,趕了幾耐?」

「年幾兩年。」

說着,我們已抵達尖沙咀中間道的油站,徐小鳳不理三七二十一,把車停在一邊,交帶油站職員一聲便去。「同佢哋熟晒,所以好方便。」當然喇,POPULAR STAR到處爲人注目,在公共場所很多時都比普通人有較多的方便。「唔係呀,我就好怕喺香港行街,俾人望實晒,無啲自由,我鍾意啲人欣賞在台上嘅我,而落了台,我就鍾意我有番我自己,我有我自己的生活,俾人指人劃腳,好唔自然!」這亦都是POPULAR STAR的苦衷。

步入喜來登酒店樓上的安東尼髮型屋,美髮師紛紛招呼徐小姐,一片熱鬧。李太,徐小鳳的髮型師,安置徐小鳳坐下,問道:「今天梳乜呀?」

「梳馬尾,昨晚海洋個老板話我梳埋一邊髻所以生意特別好,話梳馬尾有乜好,我今日偏偏係要梳馬尾!」她的脾性怪有趣,這樣也有得爭。說到徐小鳳的髮型,這些年來變化甚少,不似其他歌星,跟着潮流天天新款,總是阿哥哥時代的短髮型。「係WIG嚟,我畢溜都係長頭髮,因爲懶,所以總係戴WIG,你知喇,我趕來趕去好急,又冇時間梳頭,戴WIG就最方便,一戴上去就得,咁多年我都係戴WIG,戴到啲人都以爲係眞,唔知我係戴假髮。」

「前一排你突然改了新髮型,人人都話靚呀!」

「係呀?係後生左,以前好似好老積咁。」

這時,有一個年約二十多歲的女子到來,是徐小鳳的好友,叫亞麗,看她和所有人都十分熟絡,定必常和徐小鳳同來,她並不是梳髪,只站在旁聊天。從她們的談話,得知徐小鳳昨晚收工後還開枱打麻雀,想徐小鳳昨晚最後一場亦是一時半在油蔴地華盛頓酒樓夜總會,唱罷也要二時多,豈不勞神又易衰老?

「收了工我好多時都打吓牌,通常打到六點左右,不過,星期六晚就實唔打,因爲星期日有日場,二點就要準備。」

「咁成日捱夜,你唔怕老呀?」

「捱夜先至唔怕老,零舍襟老,你睇亞麗個樣幾後生,她今年已經廿八歲,佢個老公成四十多歲,望落去好似廿零三十歲後生仔咁,我哋過捱夜生活啲人個個都好襟老!」看徐小鳳就不知她是否“襟老”,因爲不知她的眞實年齡,約莫是二十多歲,但看亞麗,就證實徐小鳳“襟老”的理論是正確的了。那個亞麗完全不施脂粉,清麗明艷,看去頂多二十三歲左右。

那時的徐小鳳已梳好了那馬尾裝,跟“風雨同路”那唱片封面的模樣差不多,頓時她那不大柔美的長頭髮失蹤了。

囘到車裏,她問我餓不餓,要否先吃點東西,時已六時左右,吃晚飯太早,喝下午茶就差不多,正猶豫之際,亞麗說:「而家唔食啲嘢,你要到十二點先至有得食喇!」原來他們不習慣吃東西,包括午飯晚飯,到午夜才正正式式吃飯,我可捱不了,徐小鳳提議吃越南菜,便大伙兒到山林道的越南菜館。

自亞麗的出現後,她霸佔了所有時間,不停地說東說西,忽而是昨晚的牌局怎樣怎樣,忽而某歌星和某歌星不和的事件,我靜靜地聽著,徐小鳳偶而作簡短的反應,看來亞麗是她的閨中密友,但見她照顧徐小鳳細緻入微,又似是經理人,又似是近身。「我無經理人,全部自己攪掂,啲人想揾我唱歌,直接揾我商量,價錢啱就簽約,就係咁嘞!」

「亞麗每晚都跟你登場?」

「唔係,佢係我嘅好朋友,時時都來幫吓我咁!佢對我好好!」不用她說,我也看得出。

亞麗突然說:「我錄了個晚金唱片特輯,你幾時睇呀?」

「你千祈唔好洗住呀,等我睇了先喇,我自己都冇睇過。」提到金唱片頒獎禮,可眞巧合,頒獎給徐小鳳的李菁,其髮型和衣著差不多,顔色更是一樣,似對孖公仔,登時引起全場噓聲。「係囉!我都唔知會咁,其實前兩日綵排時佢已經見到我嘅裝扮喇,唔知點解唔避吓,我一見到都呆了!」

今年徐小鳳只獲一面金唱片獎,風頭大不及去年的“神鳳”扮相。「今年我都冇乜心機,因爲剛啱轉公司,只得一隻碟,冇辦法喇!唯有希望出年俾心機錄多幾隻唱片。」沒錯,多年來她替永恒公司灌了不少大碟,約四五十之多,去年轉投CBS,只灌了“風雨同路”一只大碟。

不料徐小鳳偶然發現有一伙人在後面包紮春卷,竟然跑了去看,直至食物送來。亞麗解釋:「佢係咁喇!一見到得意嘢就睇一餐!」對,她眞的喜歡得意的東西,就是唱的歌也很得意,“叉燒包”,“賣湯丸”,“小癩痳”,“讀書郎”,這些蠻有趣的舊歌她却唱個不厭,較新的如“泡菜的故事”,“500步,“齊上小山崗”都是怪得意的,其他歌星不會選擇的。「唔,我係鍾意啲較得意的歌,好似啱我唱啲!」她果然十分吃得辣,一匙匙的辣醬加個不休,亞麗則不斷勸止。

囘到廣播道她的住所,是七時許,直入她房內化粧。怎料她的化粧枱上有兩條橫枝掛滿了飾物,多是項,各式其式,旁邊還鈎着一片小木塊,寫著“鳳記精品店”,眞是有趣!「鳳記呢個名好親切咁,第日我開間鋪頭都係叫鳳記!你話開乜嘢鋪頭好?」

「就雲吞麫鋪罷!」

「呀!都幾好噃!鳳記雲吞!」她開心地說着,便開始化粧,旁邊有一書桌,散亂着紙張、小冊,我看見一張白紙,上便有一“芩”字,想是她剛要留下字條的痕跡,證明她沒說謊。再看週圍,一切簡潔,沒有特殊裝飾,亞麗坐在床邊打電話,間或又問問徐小鳳,像是三個人在講電話。徐小鳳化粧的手法純熟,沒一陣已差不多完工,那時才是我熟悉的徐小鳳。「睇!化了裝完全唔同,話俾你知,好奇怪,啲裝越夜越靚,因爲啲化裝入咗去嘞嗎,有時返到來望住個鏡唔捨得落裝都有。你睇我個人好爽好男性化咁,有時我又好之整,好貪靚,女人個個都貪靚嘞!」一邊說着一邊把小珠插在頭上,亞麗也來幫手。

「咁樣,你怕唔怕老呀!」

「怕老,人人都怕喇,睇你點怕法,最緊要係心境唔好老,要時時YOUNG AT HEART!」打開衣櫃,躊躇了一會,揀了一件白色晚裝,穿上後,她大叫「死囉,我肥咗好多,件衫差唔多拉唔埋,容乜易爆呔呀!」亞麗好意勸她帶多一件晚裝作後備,她又不肯,最後踏上五吋高的高跟屣便開始一晚的行程。

開車不久,亞麗便提徐小鳳開收音機,聽港台一個現場直播節目,有一個新進的歌星傳聞很似徐小鳳,要她留意,十足經理人的模樣。剛巧一開,便是那女孩子的歌聲,果然近似,却十分幼嫩。登時大家靜下來,徐小鳳留心聽着,怎料那女孩子連唱幾首都是她的歌,當然有正流行的“人生滿希望”,細觀徐小鳳的表情,是那麽平靜專注,直至那女孩子唱完,她才說:「佢轉個KEY轉得幾好呀!唱耐啲就會唱得好喇!」很短的兩句話,是誠懇的,全沒有不高興的偏狹心理的表現,眞是前輩的寬容態度,心中好不佩服其量度。

八時三十五分左右,我們抵達啓德機場,從後門的鐵閘進入華美歌藝團的後台,那兒簡陋狹窄,堆滿了盛裝的歌星,個個熱情招呼,「鳳姐」「小鳳」「你好嗎?好耐冇見,你肥了噃!」原來徐小鳳休息了兩個月,曾飛加拿大旅行,所以短別歸來,互相問候。「係呀!我肥了八磅,要減肥喇!」說說笑笑的,一站起來,果然眞的“爆了呔”,立刻吩咐司儀請另一歌星先出場,亞麗和我合力搶救,「哈,想唔到眞係爆呔噃,早知聽你話帶多件衫來做後備喇!」看她一點兒緊張也沒有,眞有大將軍之風,臨危不亂。

施救完畢,她要出場了,我站在台邊替她擔心,她却若無其事的唱着“賣湯丸,賣湯丸……”聽她說話的聲音想也想不到她的歌聲會如此悅耳,跟着是“人生滿希望”和“500步”,她自滿的笑容和硬朗的姿態,使我着迷,我眞的喜歡她,三曲既罷,台下掌聲如雷,有人大叫“風雨同路”,有人大叫“鳳閣恩仇未了情”,有人大叫“誓要入刀山”望落台下,大部分是男聽衆,街坊裝打扮,十分隨便,旁邊有一男歌星說:「鳳姐返來係唔同啲嘅,好多人都返來聽歌。」

安哥之後,算是趕完一場,先要囘家換衫,然後過海到北角大會堂的鳳凰歌劇團。換上另一襲綠色晚裝,對着鏡子躭誤了很久,亞麗不斷催促,她却一點兒也不着急,直至自己滿意爲止。

快將十時,趕至北角大會堂,該處的後堂較闊大,歌星却只得一兩個,可能都走場去了,顯得冷清,徐小鳳立刻登場,我跑到台下觀衆群中坐下欣賞。這處聽衆不及啓德那麽多,却較熱情,有人送上玫瑰花,點唱紙。徐小鳳唱的仍是剛才三首,今晚她好像特別開心,故意把好些字的音唱得怪異。聽衆叫安哥的還是那熱門的幾首,又有“鳳閣恩仇未了情”。

因爲怕她累和影響她的情緒,我不再打擾她,大家都少了談話,十一時再次囘到啓德遊樂場,進門時已覺啓德遊樂場靜了很多,與前大異,遊人稀少,徐小鳳才開始她第三場的演出,還有兩場在後呢!

華美歌劇院內還是一樣熱鬧,想不到會有這麽多人去聽歌的。徐小鳳再次登台,所說的都是先前的話,很是公式,「唔係,一場場,有時呢場唱得好,有時下一場唱得唔好,好難講,唱得好唔好,自己知!」

「一晚唱同樣嘅歌幾次,唔悶咩?」

「唔悶,我越唱越開心!」

十一時半在尖沙咀海洋皇宮夜總會她有一個SHOW TIME,匆匆趕去,已遲少許,有一侍者在停車場等候,催前替她挽歌譜,是七八份歌譜,要分給樂隊的,每個歌星都要挽着自己的歌譜走來走去,重量不輕。「今晚爆晒棚,好旺呀!」報告徐小鳳道。

「咁咪好!」應着。

裏面果然人山人海,場面偉大,氣派不凡,與剛才的歌劇院截然大異。一出台來,紛紛有人前去握手送花點唱,一時徐小鳳忙過不了,又要握手,又要唱歌,又要照顧手上一大束鮮花和點唱紙。熱情的歌迷,有老有少,有新潮的有保守的。除了熱門的幾首,徐小鳳唱了觀衆點的“卡門”“不了情”“郊道”……多首較舊的時代曲,反應甚爲熱烈,那首“卡門”眞叫我神魂顛倒,“郊道”也要喝采,更有不少觀衆上前拍照。看來,不同階層不同年紀的人都喜歡徐小鳳。

正要離去,一上了年紀的男人走近,徐小鳳低聲告訴我是那八卦的老板,不出她所料,那老板眞的說:「哪,今晚唔梳馬尾幾好生意!」徐小鳳俏皮地把頭側去給他看個清楚說:「我今日就咁啱梳馬尾嘞!」那老板沒好氣地搖頭走開,令徐小鳳好不得意。

「今晚我好開心,唔知點解今晚啲觀衆點晒啲舊歌,好少咁,我最鍾意唱舊歌!」她興勃勃地告訴我。「你睇呢度啲觀衆同頭先個啲完全唔同格,佢哋斯文好多,有好多人都唔鍾意唱歌劇院,好多話要照顧吓自己嘅身份,我就無所謂,我覺得邊一個階層喜歡聽我唱歌嘅,我就應該唱俾佢哋聽,唔可以話佢哋低級啲就冇得聽!」自是一番道理。

十二時半,我們來到油蔴地華盛頓酒樓夜總會,她說:「而家可以休息吓,每晚呢個時候我哋先至食嘢!」因爲一時半才是她的SHOW TIME

吃的是鹹魚炒飯,這一陣子全香港都愛吃鹹魚炒飯!吃着之時,有兩個加拿大的朋友來探徐小鳳,談的都是一些私人瑣事,好笑的,她哈哈大笑,十分開心;但一談到有關歌星在加拿大演唱登台時,她立刻急切追問詳細情況,看來她是有意到加拿大登台的。

在華盛頓登台可眞痛苦,要經過濕滑的廚房,後台又細又窄,堆滿了五顔六色的人,環境異常惡劣,見她毫不在意,輕輕鬆鬆的。有一很年經的侍役走到她身邊低語一陣,只聽她說:「又係“功夫舞”呀!乜你咁鍾意呢首歌!」想必是那侍役點唱了。

氣氛熱鬧得很,有點兒混亂,歌迷十分熱情,送花握手的人很多,賴着在台上和徐小鳳合照亦有,親自點歌者亦有,反應又與海洋皇宮的不同,比較放縱,坐在位裏大嚷,蹲在台邊,秩序混亂,這些似乎毫不騷擾着她,她還是充滿信心地,唱完一首又一首,我着實記不起她唱了那幾首,只知道有幾首很好聽的舊時代曲,和那首“功夫舞”。

在狹窄的後台等那些樂隊把歌譜交囘來,我們又要經過那恐怖的廚房,囘到外面去。她的兩位朋友和亞麗談得十分投契,還坐滿了一桌子人,看來我的任務已完畢,徐小鳳已結束了一日的歌唱生涯,等會她有甚麽節目我再沒興趣跟下去,因爲時間已是二時三十多分,全身的疲倦,只告訴我紅歌星的生涯並不好過!

「冇嘢呀,我慣了,完全唔覺得辛苦!」她竟然如此說。「亞苓,你好疲倦呀?」聽了整晚這樣的稱呼,早已習慣,只感到她眞切的關心。

訪問:綠苓
攝影:盧玉瑩

資料提供: Shirley
文字輸入: hill

  資料整理:  妹頭, Paula, Angie 


[1]

這文章是大家的weekend大甜品. 這份專訪之圖片及文字之精彩, 真係前所未見(雖是舊居,但印象中第一次見到她的香閨一部份).對我來說,特別係"鳳記精品店" , 家裏大量惱人的"朱義盛"(解作:不值錢的假飾物)看來可效法! haha小鳳姐儲物的方法為很多貪靚女仕帶來靈感.

謝謝很多個月前就開始準備好這份資料給我的朋友們!! 儲埋d貨,現在才記得放到出來呢:p


[引用] | 作者 paula cheung | 13th Jul 2007 12:21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

嘩,十分多謝Shirley及Hill的提供,好精彩的專訪,雖然與小鳳姐生不同時,但細味以上的內容時,腦子裡不禁聯想起當時的情景,仿如置身其中,感覺好特別好開心。

有說及小鳳姐走場時,唱罷頭場要回家換衫,換上另一襲綠色晚裝,對着鏡子躭誤了很久,亞麗不斷催促,她却一點兒也不着急,直至自己滿意爲止。這小段文章卻令我勾起兩個回憶呢:

1.小鳳姐多年前於維也納所拍攝的音樂特輯,是由我舊公司所安排的。直到我入識該公司後,我好奇追問當時帶團的領隊,希望可以知道小鳳姐多一點的點滴。原來小鳳姐每天早上集合時,例必要他多番催促,原因就正如以上內文所說,她對衣著、髮型、化妝其一不滿,絕不踏出房門,情願放棄吃早餐時間,一定要以最好的一面示人。細想這是她的一貫專業,這就是做藝人面對觀眾時的應有態度。絕對值得我們學習。

2.另外的是2005演唱會,我有幸跟琴姐於開場前入過後台,當時已是19:45左右,心想有機會可以與小鳳姐合照,估不到眼前的小鳳姐還是穿著睡袍拖鞋,頭上夾著髮捲,妝也只是化了一大半。但她的樣子也是輕鬆自然,豪不急趕,還和我們傾了好幾句。佩服佩服,比著其他人,肯定已經手忙腳亂,這正好反應她的舞台經驗豐富,時間安排得恰當自然,真正見慣大場面。


[引用] | 作者 神鳳 Ring | 13th Jul 2007 2:33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]

哈哈!! 神鳳Ring, 這篇文章, 得來不易呢. 如果沒有Shirley的提供, 我們絕對不會有看到篇精采的專訪. 但有于時日久遠, 雖然Shirley保存得很好, 但剪報已經開始發黃及有點退色, 妹頭要將剪報, 採用不同的方法, Scanned了很多次,用了很多心血 才找到較理想的格式. 跟著我們還要再做圖片處理, 才有今日的效果.

打字方面, 我們這裡的朋友, 都是打字高手. Hill和知秋打字速度之快, 簡直驚人. 試過在MSN傾談開始時傳上剪報文件, 中途已有打好的文字傳回來. 雖然妹頭的新Scanner, 已有文字確認的功能. 負責打字的朋友, 只需要較對錯體字, 但Hill和知秋, 都喜歡邊看邊打. 她們說這樣做, 對文章內容的體驗更佳.


[引用] | 作者 Angie | 13th Jul 2007 3:32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4]

非常感謝Shirley提供這份很有價值的專訪!讓我們彷彿穿越了時光隧道,回到了七十年代的歲月,親自跟著小鳳姐趕場唱歌,其中許多細節都值得細味,大家會更了解那個時代,更了解小鳳姐。

就像Angie所說,因為我的掃瞄器是新的,所以最初掃瞄出來的效果不大理想,卻又不知道原因,只好不斷用不同的方法去嘗試、比較不同影像的效果,才找到較為合適的格式,希望能夠以比較理想的效果與大家分享!

雖然新的掃瞄器有辨認文字的功能,但是我們的「打字高手」(Hill和知秋)都喜歡逐個字輸入,覺得可以在打字的過程中把文章看得更清楚,所以這篇長長的專訪都是Hill逐字輸入的,後期的資料整理是Angie統籌的,圖像的美化當然是 Paula的「拿手功夫」了。希望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這份「週末甜點」更加可口!


[引用] | 作者 妹頭 | 13th Jul 2007 5:02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5]

神鳳 Ring,资料是由Shirley独家提供的呀!!!

很开心看到你讲的两个回忆,我可以想象,虽然我从未亲眼看见。

看关于小凤姐的文字总会很容易在不自觉间代入其中,由一开始识她,我便是一个“透明人”,很有趣的体验!

Angie、妹頭, 多谢你们给机会我随着文字,重走她曾经走过而我又错过的每一步!


[引用] | 作者 Hill | 13th Jul 2007 8:20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6]

[那時台灣歌星閃光耀目的晚裝,使我們眼光撩亂;誇張感人的動作表情,使我們大受刺激,就只有一個——徐小鳳,顯得異常撲素地站在我們面前,傲慢地唱歌]

哈哈!! 我都記得台灣歌星侵襲香港的年代, 如今想起, 仍有恐懼感. 當年怕聽中文歌, 可能是原因之一罷.

我覺得其實小鳳姐并非傲慢地在歌迷面前唱歌, 而只是傲然地唱, 自重地唱. 尊重歌迷, 尊重自已. 就是最欣賞她的傲骨, 出于污泥而不染, 從來沒有酒廊歌女的風塵味.

[那老板眞的說:「哪,今晚唔梳馬尾幾好生意!」徐小鳳俏皮地把頭側去給他看個清楚說:「我今日就咁啱梳馬尾嘞!」那老板沒好氣地搖頭走開,令徐小鳳好不得意]

真係好Cute, 好跳皮的!! 平日看來比較嚴肅正經的小鳳姐, 私底下仍具有不被歲月磨滅的童真, 很難得.


[引用] | 作者 Angie | 27th Jul 2007 11:03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7]

奇怪,同样是flickr,但有啲睇相睇到,有啲睇依然唔到嘅?


[引用] | 作者 Hill | 4th Aug 2007 2:12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8]

Came across this blog with a newspaper advertisement clipped around Chinese New Year 1979.

http://hk.myblog.yahoo.com/hungfuchee-wantaichee/article?mid=11452&fid=-1&action=next

"農曆新年,除睇戲外,有錢些的,也會到酒樓夜總會,睇下歌星影星賀歲表演,當年尖沙咀的海城大酒樓,彌敦道的華盛頓夜總會,間中都會邀請影星表演,票價雖貴,但好多人為求見他們一面,都不惜買票觀看。

當年,這間已結業的「華盛頓酒樓夜總會」,農曆新年請到小鳳姐同洪鐘、麥青同溫灼光的「巨人三重唱」助陣,當然不惹少。小鳳姐未出道前,就經常到這類酒樓夜總會表演,之後有點名氣,就亮相個本港的電視台。當年麗的電視有個綜合性節目《麗視滿香江》,用來對撼TVB的《歡樂今宵》,小鳳姐也有在該節目表演過。大家有無人記得小鳳姐的細佬徐雲雄呢? 他當年也加入過樂壇,曾唱過日劇《女校男生》國語版主題曲,到今日他已經在娛樂圈消聲匿跡。"

picture
http://f20.yahoofs.com/hkblog/BuKkhzyTHQ5vzT5__DOT__2__DOT__lRkLGt_23/blog/ap_20100208080050673.jpg?ib_____DhU_p6s4D


[引用] | 作者 | 21st May 2010 11:40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9]

其實那位阿麗是何人來?現在唔知重有無出玩呀!???


[引用] | 作者 毛仔 | 27th Dec 2010 1:57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